寻亲现场。寻亲现场。
黄天宝怀疑自己的老家在毕节。黄天宝怀疑自己的老家在毕节。
贵阳女孩孙玉娟从小被拐至河北保定。贵阳女孩孙玉娟从小被拐至河北保定。
林云生抱着妹妹林小花大哭。林云生抱着妹妹林小花大哭。

  都市新闻记者廖尚海 摄影报道

  9月8日上午,2019贵州铜仁“大数据+公益”宝贝回家寻亲公益活动在铜仁市万山区行政学校举行。本次活动共有18名多年前疑似从贵州走失或被拐的孩子来到寻亲会现场寻亲,最终通过鉴定和现场确认,9名寻亲者顺利找到了自己的家人。此外,另有9名寻亲者失望离去,再次踏上漫漫寻亲路。

  满满寻亲会场 满满的希望

  上午7时,在万山区行政学校外的安检大门外,闻讯赶来寻亲的父母们焦急地排起了长队,迫不及待的希望早点能进入会场。他们觉得多一点现场交流的时间,找到孩子的希望就会大一些。

  会场外,寻亲信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展板。找孩子的父母们一过安检就立刻来到这些展板前,目不转睛的搜寻着,希望能够发现自己失去的亲人。

  这次寻亲活动共有18名走失和被拐者来到现场,而这18个人除了是寻亲者外,他们更多的是给丢孩子的家庭带来了希望。

  会场里坐满了人,都是从贵州各地及周边省市赶来的寻亲者。他们像赶场一样,哪里有寻亲会,就往哪里去,希望奇迹出现,找到失散的亲人。

  “我们一听到这里有18个寻亲的娃娃,昨天就赶来了。”来自六盘水的景丽和姐姐拿着侄儿子的照片,对着记者的镜头哭诉这25年来的寻亲路。

  丢失的是景丽的侄儿,她弟弟的儿子。25年前的一天,寄养在亲戚家的侄儿被拐卖去了福建,从此杳无音讯。二十多年来,景家人只要听说哪里有相关的线索,一家人就集体出动去寻找。后来,弟弟在一次意外中不幸去世,找孩子的事就落在景丽和姐姐们的身上。

  “只要晓得,我们都去。”类似这样大型的寻亲活动,景家姐妹参加了多次。但截至目前,小侄儿一直没有任何音讯。

  贵州媳妇 你来自江西

  8时30分许,寻亲会场大门外,来自江西上饶的林云生焦急的等待着入场。他这次和父母来贵州,是寻找他的妹妹。

  “我一看到照片就确认她是我妹妹。”林云生告诉记者,7日晚上他和父母到达铜仁后就直奔寻亲会场,提前在会场展板上看到寻亲者“林小花”的信息,确认她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。他和父母抱头痛哭。

  林小花,现居住在遵义仁怀,是本次活动的一名寻亲者。她15岁跟父母吵架后离家出走,被人贩子拐到了贵州,随后在仁怀市结婚。她只记得出生年月为2019-09-18,爸爸叫林贤松,哥哥叫林云生,妈妈叫周云蓝。也知道家是江西省上饶市。但是不知道家的具体地址。

  寻亲活动一开始,18名寻亲者集体走上舞台。“是第三个!”林云生指着台上的林小花,哭着告诉父母说她就是妹妹。父母两人顺着儿子手指的方向看去,不停点着头,已经哭得说不出话,只是抹着眼里的泪水。

  “下面我们将有请一个特殊的家庭。”主持人把林云生一家请到舞台中央。“我是林小花的哥哥。”林云生走上台就大声说,他们已确认林小花就是自己的家人。

  “妈……妈……我终于找到你们了!”林小花一头扎进妈妈怀里,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响彻整个会场。四个人抱着哭成一团,林云生拥抱着妹妹,仰天痛哭。

  “我们要去她家看看。”林云生告诉记者,他们要去看下外甥和外甥女,之后还要把林小花接到江西去过中秋节。

  孙玉娟 你家在贵阳红边门

  孙玉娟对自己的身世,只知道自己是贵州人,除此之外一无所知。她说,或许自己被拐时被喂了什么药,以致自己几乎对老家和被拐过程没有任何记忆。

  “大家好,我叫孙玉娟,来自河北保定。”孙玉娟被请上舞台,因为信息缺失太多,她显得很没信心。台下,一对大约60岁的贵阳夫妇跟着走上舞台。原来,这对夫妻在志愿者的帮助下,经对比信息初步认定,孙玉娟极有可能就是他们丢失的女儿。

  在妈妈许莲菊记忆中,女儿的两个手腕有明显伤痕,脸上一侧有个小痣。在台上,夫妇俩经过仔细查看,这些特征孙玉娟身上都没有,老两口无比失望。双方是否存在血缘关系,他们自己都没有谱。这时,主持人拿出了双方DNA比对结果,确定孙玉娟就是许莲菊夫妇的亲生女儿。一家人在台上拥抱在一起,哭了起来。

  “原来我们住在贵阳红边门,”许莲菊说,“当年她被抱走时才2岁多一点,上面还有一个哥哥,当时也是中秋节前夕,我们都忙着做小生意,把她和哥哥留在了家中。”等他们忙完生意回到家时,2岁多的女儿不见了,他们从此开始了长达32年的寻女之路。

  值得庆幸的是,孙玉娟被拐卖到河北保定后,养父母对她都还不错。如今也成了家,而且也有了自己的孩子。

  如今,找到亲生父母,有了两个家,孙玉娟显得很高兴。她说两边的父母都是自己的亲人,养母已经过世,她如今还有一个妈妈、两个爸爸,她都要尽到赡养义务。寻亲现场的人们对这个言辞不多的贵阳女孩报以热烈的掌声。

  中秋节前夕被拐,中秋节前夕找到了亲人。孙玉娟告诉记者,这几天她将和父母去贵阳看看哥哥,之后就返回河北。妈妈许莲菊说,她虽然给了孙玉娟生命,但却未能尽到抚养的责任和义务,之后她和丈夫将前往保定看望养育了孙玉娟的养父。

  一口贵州话 小伙怀疑自己是毕节人

  与上面的寻亲者相比,黄天宝则没有那么幸运。

  37岁的黄天宝来自福建,当他走上舞台时,一口地道的毕节话在现场引起了关注。在他的记忆里,父亲是一个极其爱喝酒和打牌的人,一喝醉就对家人拳脚交加。

  不堪折磨的妈妈和姐姐先相继离开了家,黄天宝后来也走了。6岁的他没走多远,在一个路口被一个中年男子拐走。黄天宝说,坐了几天的火车,他被卖到了福建安溪一户人家。这家人没有孩子,对黄天宝也不好,他经常遭到暴打。后来这家人突然生了孩子,就又将他卖到了泉州。泉州那家人有5个女儿,每天就将他当着长工使用。后来,黄天宝逃走了。

  一个捡拾垃圾的中年男人收养了黄天宝,两人以捡垃圾为生,四处流浪。

  黄天宝记得,自己被拐的时间应该是刚去上学的时候,就读的小学旁边紧挨着还有一所学校,从老家到贵阳中间会经过一座不大的桥。然而,凭借这些零碎的记忆,黄天宝没有在现场找到自己的亲人。

  “贵州话改不了。”黄天宝告诉记者,自己被像商品一样倒卖了两次,到过很多地方。虽然也学会了闽南话,但却始终无法忘记自己那口地道的贵州话。每当自己在外人面前说起时,大家一听就判断是贵州毕节一带的人。他曾多次到毕节寻找家人,但是没有找到任何家的线索。

  纵使乡音不改,却找不到自己的家。已经寻亲多年的黄天宝说,虽然自己因为被父亲毒打而离家出走,在外漂泊了30多年,但他还是愿意原谅父亲。经历了太多磨难,他深知没有家是多么的痛苦。

  家,在何方

  寻亲活动当天,通过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及警方、民政等相关部门的努力,共有9名寻亲者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。另外9名走失或被拐者,仍将在寻亲路上奔波。家,是他们向往的方向;找到亲生父母,是他们活着的理由。

  记者发现,除了主办方组织的这18名寻亲者外,现场还有大量的寻亲人,他们来自贵阳、六盘水、重庆、成都等地。为了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,他们将自己制作的海报挂在胸前、举在手里,仔细的向宝贝回家志愿者打听着各种各样的信息。还有许多寻亲的人来到现场,在志愿者的帮助下采集血样,登记寻亲信息;他们或者是寻找自己的儿女,或者是寻找自己的兄弟姐妹。

  无论你在哪里,也要找到你。再过几天就是中秋佳节,寻亲的人们,少部分人找到了亲人,欢喜而归;而更多的人却又回到了寻亲的道路上。

  家,在何方?